• 主页
  • Z烛生活>
  • 男人们别再说我们虚荣!科学研究:女人追求柏金包是一种「生存需 >

男人们别再说我们虚荣!科学研究:女人追求柏金包是一种「生存需

浏览次数:102发布时间:2020-07-25 05:28:38文章分类: Z烛生活

男人们别再说我们虚荣!科学研究:女人追求柏金包是一种「生存需

男人们别再说我们虚荣!科学研究:女人追求柏金包是一种「生存需

最近有一本很有名的人类学书籍《我是一个妈妈,我需要柏金包!》,内容是作者花了六年时间,亲身卧底进入曼哈顿上东区的妈妈圈,一个比贵族还要贵族的「小部落」,所做的田野调查。

在曼哈顿上东区,妻子大多没有工作,因而产生了一系列只限女性的活动和生活模式。在那个「只有女性的部落」里,女生之间的生存游戏比男女均衡的世界来的更加鲜明,她用幽默的口吻带我们更锐利的看见了「女生」这种生物神祕难解的心理状态其实都来自于生存的压力……

男人们别再说我们虚荣!科学研究:女人追求柏金包是一种「生存需 1、为什幺女性那幺爱「私下」的竞争而非公开的「决斗」?

一直以来生物之间的「雄性竞争」都非常明显,但是雌性间的的同性竞争就不太一样了,生物学界研究认为,对雌性哺乳类动物来说,明白清楚的展露敌意,可能招来危险,散发竞争讯号的代价又高昂, 雌性动物会考量到要将那些资源和体力,用来怀孕、照顾孩子,因此在学习之下,发展出一套「不受侦测」的竞争模式。

这也是为什幺,当女生之间产生竞争和敌意的时候,不会选择打架、诉诸暴力, 但会透过组成小圈圈,使用「社会压力」霸凌其它女生 ,比如说言语攻击,排挤对手,破坏对方的名声等,有效的摧毁潜在的竞争者。

2、为什幺女生热爱形成小圈圈?

同时因为女性比起一对一的决斗, 更偏好以社会的压力排除对手,因此隶属于「某个小圈圈」是更有利生存的 。

在灵长类动物中,有出现帮彼此梳毛的行为,卷尾猴、吼猴、狒狒会帮忙整理朋友的毛髮,一整理就是数个小时,她们花时间待在一起,亲密的触碰彼此,强化彼此之间的关係,而这种结盟之重要,有时候甚至可以救命。

我想起女生经常需要透过各种方式来确认自己是团体的一员,比如说 买一样的小饰品、拍亲密的合照、分享彼此最新的恋爱消息,那种亲密的忠实感都在反覆确认:「对!我们是最好的、一伙的。」

男人们别再说我们虚荣!科学研究:女人追求柏金包是一种「生存需 3、为什幺女生会为了爱美不惜代价,即便可能导向死亡?

一直以来,演化生育学和心理学都认为, 雌性动物追求「美丽」,是因为美丽传递出「我很健康!你要选择我!」的讯息,有利于繁衍后代。

但是「公梅花翅娇鹟」这种鸟类很神奇,鸟类学家发现当他们会「选择」让自己的尺骨密度提高,因为这样比较容易发出悦耳的声音,但是飞行能力却会下降,导致他们较难以逃生,死亡率更高。也就是说这种鸟类愿意为了爱美而死……

作者认为,高级女性灵长类跟这种动物的世界更像,美丽有利于她们追求异性、传宗接代,即便影响生命基本的生存能力,仍然倾向选择「美丽」。但这种偏好本来就是「不理性的」,那已经是自成一格的世界,脱离天择说,也脱离实用性与功能性。 因此有人宁愿节食到生病、买包包买到破产、为了整形动刀忍受痛苦……..

4、为什幺女生被讚美的时候一定要谦虚闪躲?

「你是不是瘦了!你身材真好!」如果有人这样讚美上流社会的女性,那她会回答:「没有拉,我一点都不瘦!只是因为我穿了一件遮肉的衣服而已!你才瘦好不好!」即便她们两个根本都瘦得像模特儿。

这些话或许我们也很熟悉,作者发现这种别人讚美你后就得贬损自己几句的现象,一部分原因是为了 维持阶级的稳定性,当你理所当然的接受别人的讚美时,便会被质疑是想压倒其他人,这是不合群的表现 ;另一部分的原因则是为了「抵挡邪恶之眼」,以防对方之后时不时要陷害你。

男人们别再说我们虚荣!科学研究:女人追求柏金包是一种「生存需当然我并不是说,所有女性都喜欢搞小团体、排挤别人、或是虚假造作,我知道有更多女性他们热爱人群、友善亲切,光明磊落,不说别人的坏话也不用小手段。但是透过《我是一个妈妈,我需要柏金包!》这本书,我看见的是, 身为一位女性,即便是集「财富」、「美丽」、「权力」于一身的人生胜利组们,她们仍难逃生存加诸的压力,因此仍会出现这些为了有利于生存而做的行为。

作者并不想谴责这些现象,她提出了另一个观察,女性间的「合作养育」和「社群照顾」。我们的人类女祖先会帮其他女性抱孩子、照顾孩子、甚至帮忙餵奶,智人的数量能一直增加,主要是因为这种社群关係。女性的群聚方式,有更大部分的原因是来自于互助关係,我们靠着彼此一起活下去,一起照顾孩子,一起撑下去。这种惊人的合作方式,比雄性更加强烈明显。

身为一个女生,我也曾在许多女生的场合,经历过一些令人「讨厌」的上述行为,但更多时候,我们从彼此身上,得到勇气与陪伴,我们对彼此忠诚,也能同理那些任何男生都体会不到的感受,这是好难以描述,但是很美好的感觉,而且「girls only」。

推荐你相关好书

《我是一个妈妈,我需要柏金包!:耶鲁人类学家的曼哈顿上东区卧底观察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