呃版税,有罪!众作者入稟提告「出一点」

浏览次数:782发布时间:2020-06-25 04:37:13文章分类: Z烛生活

呃版税,有罪!众作者入稟提告「出一点」 圖像中可能有阮文略、眼鏡和戶外

(诗人荧惑一度信任「出一点文创」,与它合作出版诗集《香港夜雪》,结果深感失望,疑遭欺骗。)


荧惑与「文创」合作的结果,就是在诗集付梓时拿到 20 本书,除此以外一切杳然,不了了之:「书係印左出嚟,坦白讲初期冇欺诈成分,但跟住就冇哂消息。」后来他想参赛,发觉出版社没向图书馆办理书刊注册,有赖康文署通融方可参加。「依啲係行规,觉得有啲过份。」


一众作者渐渐发觉受害者不只自己,群起申诉,但皆遭推託。直到今年书展,赫然发现「文创」继续在书展租场销售写真,并割价贱卖他们作品,不满终于集体爆发。荧惑自知作品乃诗集,没分成是意料之中。但其他作家如黄可盈,作品销量不俗,利润颇为可观,却遭同一际遇。还有一些书的众筹金额甚高,可逾五六万元。荧惑说:「你话畀我听冇版税 OK,但要俾我见到统计,而唔係搵唔到人。我唔可以匿埋唔出声,依个唔係我做人原则。」


荧惑毋须靠众筹出版;亦毋须靠诗集谋生。乃因肯定「文创」的点子,才选择新尝试。结果「同当初理念有好大落差」,失望而回。他说以后会选有素誉的出版社,并吁同道谨慎,以免所託非人。


圖像中可能有一人或多人和文字

(2018 年书展,读者告诉荧惑买了三本诗集。然而「出一点文创」的销售报告却声称销量为零。)



欧颖瑶:一本书都没拿到


欧颖瑶的遭际略有不同。2016 年,「文创」的 Gary Lai 接触欧颖瑶,委託她改写《老笠》的电影剧本为小说。欧完成任务,出版社几无改动,她倒略感讶异为何电影公司不审稿,Gary Lai 说不用。


欧并非原创者,接下改编工作,只求合理酬劳。出版社承诺以 10% 版税作回报。出于信任,她没要求签约。乃后她便重遇其他作者遭遇。她询问何时签约,出版进展,联络人都推说繁忙或辞职,由 Gary Lai 转为 Lewis Too;再由 Lewis Too 转为 Alfred Tse。出版社从不找欧,都是由她主动追问。「我都觉得自己好有礼貌。係咪出版唔到?抑或冇人买?都唔紧要,同我讲声啰。」到头来不止一毫子,连一本书都拿不到。


「我知冻过水喇。冇签合约,口同鼻拗。」她自忖作品难言畅销,稿费微薄,本拟作罢。然而东窗事发,发觉不止她同受拖数之苦。「仲够胆喺书展大摇大摆,用众筹出版社嘅名义摆档。」她决定公开遭遇,「唔觉得会追到咩钱,但起码有多啲人知,叫佢地唔好咁张狂。唔係自己冇所谓就算,咁係纵容佢地。」



黄可盈:有人以帮人出书嘅名义欺诈


衡诸众作者,黄可盈很可能是最大受害者。


2017 年,媒体上有她担纲的广告,「文创」主动接洽,冀为她拍摄相集,黄应允。彼时她忙于拍摄而没正式签约,但根据对话记录,「文创」向她承诺,扣除成本后纯利以六:四比分帐,「文创」仅取后者。付梓后,黄可盈屡欲索取销售报告却无果。初时她仍然体谅,但不意「文创」一拖再拖。18 年初,一直和她接洽的 Lewis Too 宣称离职,她遂趁书展直接找 Alfred Tse。后者亲口承诺,八月给她销售报告,结果又再落空。


黄可盈早已得悉其他作者回馈,销售报告的数据不可信,涉嫌操弄数字以抵消付款(详后)。黄要求报告须附证据,Alfred Tse 从此再无回覆。她感叹:「有人以帮人出书嘅名义欺诈。」



部分作者入稟小额钱债审裁处


自媒体披露弊案,并查出 Alfred Tse 的真名为谢文轩,「出一点文创」曾发表道歉启事,称会儘快处理。另一边厢,Lewis Too 亦私下代谢文轩联络若干作家,谓会偿还版税。到头来一如既往,匿音泯迹。


最近荧惑已收到销售报告,但他直斥说谎,指数字不可信。报告中 2018 年书展的销量为零,但他有朋友在书展买了三本,并有相为证。更奇怪是报告逕自釐订若干收费(每次运书收 $500,营运网店收 $1600,每年书展收 $2100),转嫁到作者身上,归由作者承担,从而得出蚀本的结算。但荧惑肯定地说,当初文创从未说过有此要求。


另一位作家丹尼尔,遭遇和其他作者大同小异。丹尼尔收过 2017 年书展的销售报告。他的作品《容我张狂》明明有赚($23150),但报告仅将六成收入($13890)拨归利润,逕将四成划为书展成本。但丹尼尔亦肯定地说,当初文创从未说过有此要求。六万元众筹所得,两万元书展利润,「文创」结算后依然是负数。谢文轩曾联络丹尼尔,说可在书展见面。但其时丹尼尔身在外地,回港后谢文轩再没联络他。


沒有自動替代文字。

(作家丹尼尔与「出一点文创」合作出版《容我张狂》。「文创」仅曾向作者交代 2017 年书展的销售报告。近六万元众筹金额;一年书展逾两万元收入,经过「文创」的自行结算,结果依然是负数。乃后「文创」失联,不再更新销售报告。)


笔者将报告交给资深出版人张小鸣先生过目。他说:「不排除个别出版社有不同扣除收益的项目 ,但最重要是事前有没有提过。如果没有的话,事后才提出,就不公平。看来是为了不付款而强行创作出一些项目。」


作家们异口同声,黄可盈的作品销量必远胜他们。由始至终,黄可盈从未收过任何销售报告,遑论分毫。


9 月 5 日,众作者向「文创」发公开信(《致出一点文创有限公司的一封公开信》),要求「文创」釐清帐目。9 月 28 日,部分作者入稟小额钱债审裁处,11 月 2 日开庭。



「出一点文创」迄今无回覆


调查期间,笔者仍可进入「文创」网站,但现已无法开启。


笔者透过受访者取得「文创」的公司电话,及谢文轩的电话号码,但接连致电始终打不通电话。笔者再向其公司邮箱,FB 网站发信,请求回应上述指控,迄无任何音讯。


最后笔者按公司注册资料,登门造访「文创」申报的地址(油塘华辉工业大厦 5 楼 B 室),门前不见公司名号,无人应门,等候其间仅有一名女士出门。问到「出一点文创」,她答「冇听过」,「唔係依度」,说该处是一间叫「美景」的印刷公司。问到谢文轩安在,她答公司「分左几 part」,「我唔知我老细啲嘢」。女士继而说「赶住走」,笔者无法询问更多问题。


沒有自動替代文字。

(根据公司注册资料,「出一点文创」申报的地址为油塘华辉工业大厦 5 楼 B 室。但现场没有名牌,出门的女士亦否认这里是「文创」公司所在。)


谢氏一家从事出版和印刷业,牵涉不止一单官非。谢文轩父亲谢中钦,正就《大胜马经》和《骑师日报》的拥有权,在高等法院构讼。另一造章先生说,谢中钦为解公司财困「扑水」,已转让两报予他。惟谢不服,双方互相控告,案件仍在审讯。(《大胜马经》声明)


根据官司所知,谢中钦正是「新美景出版有限公司」的董事,同列被告。惟笔者无法确认,前述女士所说的「美景」印刷公司,是否便是「新美景」出版公司。